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花葬

-

 
 
 

日志

 
 

[剑3联动文] 水流云转 小番外(天然视角)  

2010-11-17 14:17:32|  分类: 月見草·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任天然的哥哥叫啥? 答:任天堂。

233锅你怎么能这么萌 XDDDD

原文毕竟是写出了我心中理想的花策啊 TAT 这个算是小回礼吧~ 渣文笔见谅,打哪都行 > <

 


 

~大漠扬沙~

 

龙门荒漠天策营,天然刚撩开帐篷厚重的帘布就被狂风打了一脸黄沙。

一边感叹着这不毛之地的恶劣天气,一边抬手用袖子蹭了蹭脸上的沙粒,然后仰头向上望去。这里的阳光灼热而焦躁,明晃晃地让人有些眩晕,更让人怀疑沙漠夜里的寒冷也许根本只是错觉。他眯着眼睛将手遮在额前避开刺眼的光线,视野再度清晰之时眼前已是一片绚蓝。

 

这是在荒漠中生活的第七天,而且就在昨天,他作为一名天策的士兵第一次上了真正的战场。

 

接连几日的烈晒已经让皮肤黝黑了不少,如若不然,昨夜整宿无法入睡所留下的眼圈恐怕已经清晰可见了吧。他有些自嘲地回忆着昨日的窘况——杀红眼的自己被身边的兄弟拖了回来,冷静下来之后才趴到墙角干呕半天,最后连晚饭也没吃就回帐篷裹了棉被睡下。可这样哪里睡得着?一闭眼就是漫天血色的沙,耳边战马嘶鸣战鼓震天,夹杂着刀枪穿入身体再拔出的声响,以及不知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惨叫。

他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所遭遇过最寒冷的夜晚。

帐篷中有几个兄弟早已鼾声大作——他们都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睡在左边的倒和他一样是个初次上阵的新兵,但那个人究竟有没有安安稳稳地睡好这一觉,天然不知道。他只是想着如何尽快让自己像以往那样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至少睡着了就不会再觉得冷,结果就这样一直想到了天亮。

 

「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

从帐篷里出来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天然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还站在门口,赶忙闪到一边连声道歉。谁想这道歉不要紧,反倒惹得身后几个兄弟哈哈笑了起来。有个年长一些的猛地揽过他的肩膀,调侃道:

「昨天杀敌的气势都哪里去了啊?被我们拽住的时候你小子都还想往前冲呐!」

 

天然想不到该怎么回答,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着后脑勺,傻乎乎地跟着笑。

 

 

~碧空揽星~

 

天然没有跟任何兄弟说过,自己其实很喜欢龙门荒漠的这片天。

大约在别处也有这样湛蓝的天空吧,然而在黄沙漫天的荒漠之中抬眼看见这样的景色,任凭谁都会有如获至宝之感——天然也不例外。

 虽然曾为完成上面交付的各种任务跑遍了中原,但天策人大多是不怎么懂得欣赏风景的。和别的兄弟一样,他总是匆匆地上马、匆匆地赶路、匆匆地完成任务然后匆匆地离去。身上也不会带多少盘缠,只是偶尔进出路边小店花点碎银要壶酒简单吃上一餐,或是要间不算好也不算差的客房歇上一晚,天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又继续赶路。

 

龙门荒漠大概是天然记住的第三片天空。

掰着指头算的话,第一片是天策黄昏的霞空——秦王殿在夕阳下的斜影壮丽而宏伟,巡逻的兵士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大小校场的训练也丝毫没有因为天色渐暗而有所松懈,站在大殿广场甚至能隐隐听见他们从远处传来的喝声。

第二片则是万花夜晚的星空——尽管天然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更喜欢别的什么地方才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难得留意景色时总是会不自觉地作一些奇怪的比较,比如“这水好像没有落星湖的清澈啊”,又或者“这山好像还没有三星望月高啊”……诸如此类。当然了,他并不是不想优先用天策去比较,只是除了军营特有的景观外,天策好像还真没什么景色可以拿出来说道的。

所以初来到这片荒漠时他不禁开始想象,若是这片碧空下也有宛若万花谷一般的绝美景色,将会是怎样一个令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关于那次万花谷的游历,在忙碌的生活和时间的冲刷中已经淡去了许多东西。每当忆起那一日在楼阁的阴影间跟随某人的背影穿行,天然都认为就算再去一次万花谷也绝对摸不清当时的路了。如今能记得的,则是那落星湖水清澈见底、紫色花海一望无际、三星望月高耸入云、凌云天梯鬼斧神工……还有一位自幼就如兄长般关照自己、谦逊而不失洒脱的万花弟子。

那亦是他唯一一次感到人与明月星辰的距离竟能如此接近,若是再喝上几口白日醉,恐怕连他也会忍不住伸手去试试能否摘得星辰。

这等孩子气的行为兴许会被嘲笑吧,至少当时天然是这样想的。谁知酒不醉人人自醉,不等对方来笑自己天真,那人却先转过头来,问了那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天然,我欲摘星送与你,可好?”

 

 

~执子之手~

 

天然和几个兄弟正奉命前往客栈边的泉中取水。

在龙门荒漠驻守已有半月,那次大战之后敌方损失惨重,主力撤走只留下百余人马。得知此消息后天策府亦将大部分人调回本部,天然则随剩下的兄弟继续观察敌军动向。不过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也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了。

负责指挥留守部队的那名女将今天似乎心情很好,不由分说就拎起水桶要和天然他们一起去。击退了敌军大家心里高兴,这新任的女将军倒也洒脱,直说现在不必太过拘束,任大伙一路说笑着前进。

 

在天策府获得官职的女性可谓是屈指可数,所以这些巾帼英雄历来都是府中一道瑰丽的风景线。虽然外人常戏称她们为“东都母狼”,可在这些姑娘眼里却算不上是什么讽刺或贬损,反倒觉得这个和天策男人旗鼓相当的外号很合胃口。

这不,取水的几个人也忍不住想和这位“母狼”闲聊一下了。

「萧将军,听说你带新兵都是隔三日要检查一次手掌,却不怎么去看他们训练,这是为啥俺是好奇地紧呐!」

「很简单啊,看这些新兵蛋子的手掌就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刻苦训练还是划水摸鱼了。」她倒是毫不遮掩,爽快地回答了大个子的问题。

「此话怎讲?」

「天策的枪就是要往敌人身上扎的,我们又不能用内力远远儿地杀敌。成不成那是天分,但努不努力是自己决定的事情,别告诉我当初你的手上没起厚茧哦!」说到这里她突然爽朗地笑起来,「天策府无论男女老幼,手上不磨出几个血泡和茧疤可不是好兵!」

 

天然静静地听,提着水桶的双手不自觉握紧了点,和木柄相贴的掌心传来有些生硬的触感。

他早已没有手掌被枪杆磨得生疼的感觉了。虽然加入天策后训练比家中苦了数倍不止,得益于从小就跟着哥哥练习枪术,上手总还是比许多新兵快了不少。恍惚忆起很久以前,只有几岁的自己拿着木棒在院子里学着哥哥的模样乱挥,结果当晚手心就起了血泡。那时哥哥取了父亲的药酒来帮他擦,结果疼得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半个月后,荀墨收到了天然的来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说他们已经完成交接事宜回到了中原,关于战场上的事则只字未提。荀墨知道这是天然第一次见识真正的战场,又在边关驻守了这么长时间,想必是十分疲乏了。他拿着这寥寥几行字反复读了几遍,不料待折了信准备收回信封时,才发现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万花弟子的手上也会生茧么?”

 

荀墨看着这莫名其妙的问题哭笑不得,却也无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掌心。

虽说万花心法亦是以内力点穴截脉、救人与伤人同在无形之间,但作为工圣的弟子成天和机甲木人打交道,双手的触感自然也比不上谷中其他弟子一般细腻。想来初入万花之时,指腹也常因采摘药草而留下细小的伤痕,只是这些痕迹现在都已看不到了。

然后他忽然记起,当年和天然的哥哥喝酒聊天时,这朋友倒是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弟弟擦药酒痛到哭起来的事给抖了出来。

 

想到这里荀墨笑着摇摇头,心想只可惜万花的良药没能给他用上,喃喃自语道:

「要是能再早点认识就好了呐……」

 

看样子,还是应该出谷走走了。

 

 


 

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写天策生存报告……但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就算不刻意去想却总是因为各种小事就想到对方的感觉真的很萌……

(你哪里写出这种感觉了啊喂?!)

剑三真的是各种萌,但对于不会打架的人来说只是无尽的副本之旅而已…… /_\

 

以下无关,是爬论坛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段剧情YY……

“……综上所述:天策府作为江湖监管者,肯定有大量不能为外人知的隐秘,那么天策府的灭亡也可能与此相关。安史之乱,叛军为了分化江湖,在打下长安后,也许会得到以前天策上报朝廷的秘密档案,然后公布于众,江湖一片哗然。天策府在江湖名声大损,以至于灭门之时,江湖其他门派袖手旁观,而李唐王朝为了摆脱罪责,重新凝聚人心,将责任全部推倒天策府身上。然后天策府内外交困,三面受敌。天策府全体战死沙场,灭门于安史之乱。”

也就是说我们是八了各家的卦翻了各家的家底然后把人家隐私上报给朝廷结果暴露以后被舆论谴责还被主子抛弃么…… 西山居你不会这么虐的对吧!……对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