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花葬

-

 
 
 

日志

 
 

[TF] 特权(铁皮/救护车)  

2012-10-18 16:12:03|  分类: 月見草·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总贴 ↓
[TF] Transformers战争30题 题目汇总



救护车很忙。——这是废话,在战争中没有哪个活着的军医是得以清闲的。
 
 “我说过检查的时候躺好别动。”
 
 救护车单手就把试图坐起来的战士压了回去,而且力道还不小。这个亮黄色涂装的士兵背部砰地一声撞上维修床的金属板,胸前尚未完全复原的伤口因为震动又冒出些火花,疼得他立马呲牙咧嘴地瞪向救护车。
 
 “嘿!你这炉渣医生到底是想治好我还是杀了我?!”
 
 “疼吧?知道疼就听话一点。”医生似乎毫无弄疼病患的愧疚感,也不太在意被骂成炉渣,他的光镜甚至没有移过来看看病人现在的表情,只是盯着手里的数据板,另一只手则维持着不轻不重的力道压在对方肩膀上。
 
 “哦普神,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鬼地方?让我回战场去!”
 
 “回战场?现在你连从我手下坐起来都做不到还想去打霸天虎?还不如给自己绑个蝴蝶结直接打包送到霸天虎基地算了。顺带一提,我觉得紫色的装饰带很适合你。”听起来像是调侃,救护车说这话的时候却是面无表情的。
 
 
 
 飞毛腿快要忍受不了这个奇怪又话唠的医生了。
 
 作为一名汽车人新兵他和自己的兄弟才刚加入没多久,战斗也只参加过十几次。因为每次都蹦跶在最前面,这段时间他没少跟战地医生打交道,但要说这么让人想一拳揍下去的医生还是头一回见。
 
 只是这次确实伤得太重了,一颗有自己拳头那么大的穿甲弹直接打穿了他的身体,主控循环系统几乎当场报废。他不知道自己当机锁死了多久,只记得倒下后躺在一堆尸体里全身动弹不得,只能仰面盯着交织了无数激光与炮火的天空直到系统强制下线。
 
 那之后的第一次上线是在手术台上,身体依旧动弹不得,甚至不能说话。自检后发现损伤报告比下线前好了很多,只是运动传感器和发声器都被临时切断了与主系统的连接。他试着打开光镜,重新对焦后看见的第一幅景象就是这个医生摸样的家伙一手切割刀一手电锯,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
 
 于是他立马关掉光镜,在芯里高速默念了100遍“普神我错了,之前不该老用不礼貌的语言问候您。您还是把我接回火种井吧,地狱太可怕了!”
 
 此后的五个日循环飞毛腿一直躺在维修室旁边用玻璃隔出来的监护室里。全身插满管线听着监控仪器枯燥的滴答声,无聊和空虚像是要把他的火种折磨到停止跳动。身体还是不能活动,尽管一有机会他就要求医生把自己的运动传感器接上,可救护车每次都直接拒绝了。若是他再吵闹得厉害一点,这个可怕的医生甚至会再度关闭他的发声器或者用别的方法让他昏睡一会。
 
 几次下来这个在战场上连直属上司都不一定能管住的飞毛腿不得不学乖了,至少知道了不能再惹这个医生,否则自己的下场一定比扔到熔炼池里还难受。这简直是在虐待伤员!他在芯中怒骂着,同时又不得不接受自己只能依靠观察进进出出的伤员来打发时间的事实。
 
 然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被转移到这个维修间的大多是濒死状态的重症伤员,而这些伤员中有好些就那样躺在手术台上在抢救过程中死去了。被抢救回来的要么被转移到别的病房,要么被安排在监护室的其它小隔间里,看起来他们依然处在系统锁定状态,只有等情况进一步好转才可能清醒过来。而医生大部分时间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别人把伤员抬进来的时候是这样,抢救的时候是这样,打开通讯器让人把稳定的伤员或尸体抬走的时候还是这样。他不断游走在手术台和零件库之间,时不时过来看看监护室的状态,偶尔也会突然自言自语几句。
 
 这让飞毛腿有些不寒而栗,他从来没有如此想念自己的兄弟,想念充满危险和刺激的战场,甚至开始想念之前遇到的那几个技术一般但至少不会让人感到浑身发冷的医生。
 
 好在一切就快要结束了,现在他正接受最后一次全身检查。幸运的话过一会就可以跟这个地方说拜拜,最好再也不要回来。
 
 ……
 
 
 
 一阵舱门开启的机械音打断了飞毛腿乱七八糟的不愉快回忆。救护车依然压着他的肩膀,所以他只能尽量抬起头部来看。
 
 来者一身红色涂装,个头不算很高,但从那稳健而不失从容的走路姿态就不难看出这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兵,飞毛腿一看见他立马就跟看到救星一样光镜一亮。
 
 “铁皮长官!”
 
 “真高兴看见你没事,小伙子。”铁皮的声音浑厚而有穿透力,“我把你从废铁堆里拖出来的时候还以为你会坚持不住,没想到还真撑到了我们把你送回铁堡。命很硬啊,就像我一样!”说完他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已经褪成暗红色的装甲上不但刮蹭和掉漆严重,还有不少被割开或者洞穿后修补留下的痕迹。“救护车告诉我你已经基本没问题了。怎么样,和我们的首席医官相处还愉快吗?”
 
 “…………”
 
 “首席医官”四个字立马就让飞毛腿意识到跳起来指控这个医生虐待病人的想法有多么愚蠢,所以他决定暂时闭嘴。
 
 “看样子是不太愉快了。”铁皮看着飞毛腿有点扭曲的表情笑了起来,拍了一把救护车的肩膀继续说道,“不过你小子就忍忍吧,毕竟这位医官可是有擎天柱特别授权的——在他的维修间里一切都得听他的,不管他想对你做什么都得服从,谁都不能例外。另外,如果有关于他态度方面的投诉也一律驳回。”
 
 “……连擎天柱也不能例外?”
 
 “没错。”
 
 “那还真是不得了的特权啊。”飞毛腿扯起嘴角,一想到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肯定不止一个,芯情就莫名好了起来。
 
 “不过你也应该明白,”铁皮的表情又严肃起来,像极了他在战场上发号施令的样子,“他做的事都是对你有好处的。你这几天的表现我也听说了,要不是救护车切断了你的运动传感器让你没法乱动,你根本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也许你还不知道你刚被送来的时候情况有多糟糕。”
 
 “好吧好吧,对于这件事我发自真芯感谢尊敬的首席医官。检查完成前我不会乱动了,所以快点让我离开这里好吗?”飞毛腿保持平躺的姿势抬起前臂作投降状,表示自己不会再随便乱动了,救护车这才把手从他的肩膀上挪开。
 
 “纠正一下你之前说的话,”救护车最后确认了一遍数据板上的内容,对铁皮点点头,又把光镜转向飞毛腿。“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不是普神说了算,是我说了算——现在,你可以滚了。”
 
 听到这句话飞毛腿简直就像下了刑架一样,全身零件都发出放松的声响。他小心翼翼地撑起身体,下地走几步又轻轻蹦了两下——胸腔内还有些疼痛,油压也不太稳。
 
 “感觉怎么样?”
 
 “没问题,我可以立马去前线!”
 
 “听好了小子,现在没有我的命令你哪也不准去!”铁皮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左转在休息室里等我,等会跟我一起回去报道。”
 
 “Yas sir!”飞毛腿敬了个礼,看看铁皮又看看救护车,“你还要留在这里么,长官?”
 
 “我跟救护车有些事情要谈,”铁皮似乎有点不耐烦,“你还磨蹭什么,快去!”
 
 “哦哦……那么两位长官,你们慢慢聊。”明黄色的战士甩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半走半蹦地出了维修室,当然也没忘记把门关上。
 
 
 
 “现在的小鬼真是……”铁皮边说边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头盔,似乎在犹豫下一句该说什么,“你最近…怎么样?”
 
 “我很好,谢谢。”冷冷的回答。
 
 “别敷衍我,你最近看起来很糟糕。”他抓住救护车正在整理器械的手腕迫使他放下那些东西,然后扶着对方的肩膀转向自己。“我知道你已经适应了作为一个军医的生活,但还是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对不对?说真的,我很久没看你笑过了。”
 
 “……你倒是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笑出来啊?”救护车扯起嘴角,却露出一个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的表情。“他们之中有不少等不到我抢救完就去见普神了,而且这样的伤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就算是刚开战那会也不会这样。我是不是越来越没用了?一定是的吧!我只能看着普神把他们接走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说到最后一句时救护车猛然握拳砸在旁边的操作台上,浑身颤抖。铁皮没有立刻接话,只是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直到对方的颤抖稍微平息下来。
 
 “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你救不了他们,那么没人可以。”他放慢语速,希望每一个字都能让救护车确实接收到,“战争正在逐渐白热化,今后恐怕会有越来越多死伤的战士。但你已经尽力了,他们的离去不是你的错——这点你必须要明
 白。”
 
 擎天柱——或者说整个汽车人的高层都知道,从跟随铁皮加入汽车人的那一天开始,救护车就在拼命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他得在本职工作之外开始训练射击和格斗,再也没有时间好好保养那些心爱的器械,也没有办法在安静和安心的环境下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必须放弃以往的坚持的中立观,也必须习惯那些以往不会面对的场景。
 
 铁皮知道这位技艺精湛的医生必定会为此焦躁和不安,但这是战争,他只能让救护车去适应它,像其他人一样去适应战争给他们带来的改变。——他也做了一切自己能做的,包括容忍对方莫名其妙向自己发脾气,以及请求擎天柱原谅救护车不定期爆发的情绪。值得欣慰的是,救护车最终还是证明了自己。
 
 现在的救护车是汽车人的首席医官,大多数军官的伤情和其他医生处理不了的重症伤员都是由他经手。尽管如此,铁皮还是时常觉得放心不下。
 
 “……你根本不懂一个医生看着病患在自己手术台上死去的感受。”
 
 铁皮认真注视着自己的爱人,后者却一直把头偏向一边死死盯着台上的维修工具,不知是不想还是不敢与他对上视线。最终他只得认命地摇摇头,慢慢把对方拉进自己怀里,将一只手覆在救护车头盔后面,安慰似地轻轻拍着。
 
 “我是不了解医生的感受,但我知道你为此很无奈和难过,这就够了。”铁皮笨拙的安慰方式终于有了效果,他能感觉怀里的人正慢慢放松下来,“你是个了不起的医生,你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就说刚才那个小子——你知道吗,上一场战斗中他一个人就干掉了霸天虎的一个地面小队,对方可是有十几个呐!”
 
 “真的?你只说过他还是个新兵。”
 
 “没错,是个新兵。”他轻拍着对方头盔的手温柔地覆向救护车的后颈,“阿救,我们是不能忘记那些已经回归普神怀抱的英勇的火种,但是也必须记住:这些还活着的年轻人才是整个塞伯坦未来的希望。如果没有你,我们就会损失更多这样的希望。”
 
 铁皮稍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再次凝视对方。这一次救护车也看着他,虽然光镜里依然显露着些许犹豫。
 
 “不只是擎天柱和我,大家都很信任你。我们都感谢你做的努力,没有人想责怪你,所以你也别再责怪自己了,拜托。”
 
 “…………”
 
 “打起精神了吗?”
 
 “……一点点。”
 
 铁皮欣慰地笑起来,他再次拥抱了医生,然后在医生的唇上印下一吻。
 
 “抱歉我得走了。”
 
 
 救护车很配合地退后一步,“魔鬼医生”的气场再次环绕在他身边。他重新拿起台上的体检报告,把数据版拍在铁皮的胸口。
 
 “那个叫飞毛腿的臭小子,他的机体得补充点能量再适应几十个循环才能有力气去打仗,要是你敢立即让他去送死我就把你的胳膊拆下来。”
 
 “是是,谨遵医嘱!”
 
 “还有,告诉爵士回铁堡后立刻来我这里做检查,敢溜号的话我会有办法让擎天柱亲自送他过来的。”
 
 “好…好的。”
 
 “最后——如果哪天你是被人抬着进来的,我就把你焊死在维修台上哪也别想去,明白?”
 
 “哦亲爱的你不能这样!”
 
 “别忘了在这里一切我说了算。”救护车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也许以后我能原谅自己无法从普神手里夺回那些火种……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你。”
 
 “阿救……”
 
 铁皮能感受到那份担忧和不安,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而救护车似乎也没有期待他的回答。几个秒循环的寂静后,医生拿开了抵在他胸口的数据版。
 
 “你走吧,我也得继续工作了。”
 
 “专用的内线一直为你开着,不管什么情况都可以联系我。”
 
 “不管什么情况?你在忙活的时候也可以?这是我的特权吗?”
 
 “当然。”铁皮微笑着说。
 
 然后救护车也微笑了起来。这时他才想起刚才飞毛腿骂自己炉渣来着,纠结了三纳秒后,救护车耸耸肩,向前一步回吻铁皮,然后把爱人推出维修室大门。
 
 算了,反正今天芯情不错。
 
 
END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